迷之反射弧

【翻译】Surprise Vistors (不速之客)

是否原创:译文

配对:无差

等级:普通级

特殊题材警告:无特殊题材 就是傲娇锤和调情根的故事

原文地址:https://www.fanfiction.net/s/11453448/1/Surprise-Visits

抱歉由于我第一次注册fanfiction要一天之后才可以给作者私信,所以暂时还没有取得授权,明天一早我会去征求原作者意见,侵删。

然后这是我第一次翻译……渣翻慎戳。今天早上的时候突然决定要翻文,拉基友做校对之类的,基友点名必须要肖根(本来准备趁七夕翻一个那个3章的虐狗的幼化skimmons文来着……),于是我就顺手点进了fanfiction找了这篇短的……基友在此纯良正经肖根迷妹一枚欢迎勾搭 @还不快TM滚去学习 毕竟明天七夕了……此人长相略萌话唠一枚奔去上海上大学即将成为伟大的人民教师……教语文。然后我也单身,欢迎勾搭。

以下正文。欢迎批评指正学习交流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我是卖萌的分界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Shaw把手伸进枕头下握住了她的枪,悄悄地坐了起来。她能听见有人在门附近,从他们发出的嘟哝声和砰的声音来看,显然他们在试图将什么重物搬进她的公寓里。她不知道谁会这么做,但是她知道她一定一点都不喜欢。她从梳妆台里拿出一个小粉盒,把它打开放在门口,看能不能弄清走廊那头到底是什么玩意儿。她看到了。

她哀叹了一声,重重地把头靠在了身后的墙上,把枪扔到了身边,但并没有完全拿走。她恼怒地从墙上起身,大步走向厨房。在那儿她的入侵者正让自己非常自在的享受着

“Root。”Shaw咬牙切齿的喊到。

“Sameen。”Root满怀爱意地叫着她的名字。

“你觉得你在这做什么?”Shaw眯起眼睛问到。

“……站着?”

“Root。”

Root在回答的时候正在摆弄一壶咖啡,都没抬眼看她。

“人家需要一个地方凑活一下嘛,人家可是正在潜逃呢。”Root随意的说道,边漫不经心地向Shaw的方向摆了摆手。

她刚说完,Shaw就听见了警笛在她公寓旁边响起。

“你刚刚在做什么?”Shaw问到。试图表现的更恼怒而不是好奇。

Shaw非常好奇是什么让Root半夜带着一个巨大的箱子来她家,还让听起来有一只军队那么多的警察跟在她后面追她。然而Root可没理由知道她的想法。Root转过脸睁大眼睛看着Shaw,她的手还放在自己的心窝上。

“我?”

Shaw翻了个白眼,然后期待的看着她。

“严格说来,我没杀那个人。”Root耸着肩说。

Shaw疑惑地皱起眉头,在现实砸到她面前之前试图弄清Root到底在说些什么。然后她看到了那个静静地躺在她桌子下的巨大箱子。

“Root,有一个死人在那个箱子里?那个你带到我现在家里的箱子?”

“你,像往常一样,不幸言中了。”

Shaw艰难地呼出一口气。

“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……”

Root耸了一下肩。

“她让我这么做的。”

“机器让你带着一具死尸来我家?你都不麻烦问一句为什么。当然你不会问了。”Shaw一边说着,一边用空着的手把脸上的头发拨到一侧,另一只手把枪放到柜子上。Root在意识到shaw对于她自己陷入的情况无话可说之前,期待地看着她。Shaw想过主动帮忙处理尸体,但是Root如果真的需要她帮忙找别的地方躲藏的话她自己会问的。况且,在机器和Root之间,她们可能会找出一个在没有Shaw更多参与的情况下的解决尸体的方法的,再说了,和突突人相比处理尸体一点都不好玩儿,所以看起来她一点都不会错过什么。

Root在主动帮Shaw弄一杯咖啡之前,从橱柜里摸出了一个马克杯,熟练地给自己倒了一杯,就像她来过Shaw公寓里几百万次一样。

Shaw沉思了一会儿想转身走开,起码她在化妆柜台的轮班前还有几个小时能睡一会儿。但是她立马就打消了这个主意,这么做意味着她给了Root暂时支配她公寓的权利。虽然公寓里并没有什么能让Root搞破坏的,但是Shaw才不是低估Root搞破坏能力的人呢。她接过了马克杯。

Shaw靠在柜子上,什么反应都没有,就像一个普通人一样站在那里。Root站在她身后,离两个人身体贴在一起大约一英寸的距离。如果Shaw转向Root,她们的脸就会贴在一起了。Root在逼近她们间的界线,但并没有真的触碰或者超越那条线。Shaw坚定的目视前方,忽视了Root含情脉脉。

“Sameen你的衣服真好看~”

This was going to be a long night. 

大约两个月之后,Shaw在下午五点左右回公寓,但当她开门的时候却发现门没锁,很明显有什么事不对。Shaw是绝对不会忘记锁门的,这意味的有人在她家。她悄悄的推开门,就立刻被一个声音问候了,

“亲爱的!你回来啦!”

Root,又一次和一个巨大的箱子,一起出现在了她家。

Shaw绷紧了下巴以防大地声抱怨出来。

“你不能再往我家厨房里扔尸体了。”

“你说的好像这是回事儿一样。”

“这已经是你第二次这么做了,Root,这就是回事儿了。”Shaw毫不留情的回击。

“真的咩?”Root在她“回忆”起上一次来Shaw家之前,“疑惑不解”又“天真烂漫”的皱起鼻子。

“噢真的哎!我居然忘了!你一定认为我能记得这种事,但是我猜既然你也和我一样把很多人塞进过箱子,你一定也能理解有时候就是想不起来啦。”Root回答到,把手举起来做出“哎呀你能把我怎么样”的动作。

Shaw拧起眉毛摇了摇头。

“你保证走的时候清理就行。”

“好的。我保证一点痕迹都不留,把我东西都带走,开心了吗?”

“伐开森。”

Root迟疑了一下,有点不安,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,但是看起来她并不习惯两人间的冷场。在她的位置可以看到Shaw厨房里唯一一张椅子,她看着Shaw。

“好啦,我会在这呆一会儿,你想要我做点什么吃的吗?”

Shaw顿了一会儿,看着箱子,又看着Root,她耸了一下肩。

“弄些清淡的。”(原句是Make it somethinglight.因为箱子是heavy 所以这句是个双关,水平不够无法译出,见谅。)